田壮壮眼中的母亲于蓝拍电影“是她的福气”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4日电(记者 宋宇晟)6月27日晚21时07分,曾在电影《烈火中永生》中扮演经典角色“江姐”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在北京去世,享年99岁。

7月1日,记者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看到,小小的送别厅内摆满了花圈、挽联,于蓝的遗体静静地躺在送别厅正中。

去年12月30日,北京至张家口高铁开通运营,线路全长174公里,最高设计时速350公里,全线设北京北、清河、昌平、八达岭长城、张家口等10座车站。京张高铁开通以后,北京至张家口最快运行时间由3小时7分钟压缩至47分钟。

田壮壮回忆起于蓝晚年拍摄的影片时坦言,“她演得感觉挺棒的,即便在这样的年纪,毕竟还是演员,她会有好的方法去处理角色。”(完)

据统计,新加坡约20万名外籍劳工住在43家专用宿舍,还有约10万名外籍劳工住在工厂改建宿舍和在工地建造的小型宿舍。居住在这些宿舍的外籍劳工是新加坡感染新冠病毒的主要人群。

田壮壮告诉记者,电影行业有很多很优秀的人,但是能够长久地为电影付出而且真心爱电影的人,其实并不是那么多。“我觉得,我母亲是其中一个,她真的是热爱这个事业、热爱电影,而且她会对她所能做的任何有关电影的事情都会不遗余力地支持。”

在侯克明看来,于蓝在上世纪80-90年代,为中国儿童电影事业打下了特别坚实的基础。“她60岁以后的时间献给了中国儿童电影。”

1981年,已经60岁的于蓝受命组建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即后来的中国儿童电影制片厂)并成为首任厂长。从此,于蓝投身到儿童电影事业中,她创立了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创设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为儿童电影的研究和国际交流铺平了道路。

1938年,17岁的于蓝从北平出发去延安,而后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学习。在学业之外,她经常参加各种业余戏剧演出。1940年春,于蓝进入鲁迅艺术学院,成为一名演员,从此走上了艺术之路。新中国成立后,于蓝开始接触电影,身份也从舞台剧演员转而成为电影演员。

图为各界人士前来悼念于蓝女士。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侯克明回忆,“那时在于蓝老师的领导下,儿童电影制片厂拍了一大批特别有影响力的儿童片。”

1949年秋天,于蓝第一次登上银幕,主演影片《白衣战士》。此后,她先后出演《翠岗红旗》《龙须沟》《林家铺子》《革命家庭》等影片,成为新中国电影舞台上的“明星”。

田新新说,即便到了晚年,于蓝对生活还充满很多希望的,“能多干就多干,能多学就多学”。

5年间,北京加快构建“轨道上的京津冀”。

当日,叶剑英元帅之女叶向真,于蓝的侄女婿、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雪健等前往悼念。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等也送来花圈。于蓝家人、生前好友接受了中新网记者采访。

47分钟! 北京到张家口

“一方面是对广大青少年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比如《扶我上战马》《少年彭德怀》等一大批红色基因的电影,都是在于蓝老师的领导下拍的。同时还有很多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儿童片,像今天很多人知道的《三个小伙伴》《霹雳贝贝》等,也都是于蓝老师任内拍的。她后来为了让孩子们看好儿童电影,又从事儿童电影的发行放映工作。”

在于蓝之子、著名导演田壮壮看来,能进入电影行业对母亲来讲“是她的福气”。“如果没有电影的这种传播,她也不可能会被这么多人认知、认可,当然这跟她的努力和创造能力也是有关系的。”

7月1日,北京中日友好医院送别厅内,社会各界人士前来悼念中国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于蓝女士。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即便是到了2000年正式退休后,于蓝仍然关心着儿童电影的发展。

2018年,97岁的于蓝出演了为纪念抗战胜利73周年而拍摄的《那些女人》。虽然戏份不多,但她开心极了。她说:“还能演戏,真的太好了!很想再演下去。”同年,于蓝还出演了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拍摄的老年题材公益电影《一切如你》。

目前,京唐城际、京滨城际铁路建设也全面提速。其中,京唐城际铁路起自北京城市副中心站,经廊坊北三县、天津宝坻区到达唐山,未来开通后,从北京到唐山仅需30分钟。就在上个月,随着最后一方混凝土的顺利浇筑,京滨城际铁路宝坻特大桥左线跨引滦入津输水明渠连续梁顺利合龙,比计划提前17天完成。京滨城际铁路建成后,滨海新区将加入“京津一小时生活圈”。

“我母亲对电影特别关心,甭管谁拍的电影,只要送过来的,她都要好好地看。”于蓝长子田新新向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我记得有人拍了一部电影请我妈来看,那演员自己都觉得拍得不怎么样,可我妈认真地从头看到尾。她一直到晚年还保持着这种对电影的热情。”

于蓝最为人熟知的角色,便是《烈火中永生》的江姐。这部于1965年上映的影片,后来成为了几代人的记忆。

“60岁以后的时间献给了儿童电影”

90分钟! 六环到崇礼

于蓝在《烈火中永生》饰演“江姐”。电影截图

图为叶剑英元帅之女、中国新闻社原电影部导演(曾导演作品《原野》等)叶向真女士(右二),7月1日前往中日友好医院,悼念于蓝。中新社记者 韩凯 摄

今年1月23日,冬奥会重大交通保障项目延崇高速建成通车,打通了北京至张家口崇礼太子城赛区便捷通道,从北京六环到崇礼90分钟可达,缩短一个半小时。延崇高速公路与2019年年初通车的兴延高速公路合并组成京礼高速公路,形成北京西北方向第三条高速通道,成为京津冀一体化路网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为儿童少年电影学会敬献花圈。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田新新告诉记者,于蓝70岁时还自己在家学电脑。“她也不是为了什么,就是觉得要与时俱进。她说,‘如今大家都用电脑了,我也得学会。’”

(责编:白帆、连品洁)

5年间,连接京津冀的高速路网也越织越密,曾经的“断头路”“瓶颈路”变成了“舒心路”。

在公众记忆中,于蓝这个名字与新中国电影是分不开的。

中国儿童少年电影学会会长侯克明7月1日也代表学会前往悼念。

图为演员李雪健在灵堂内悼念。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侯克明还记得,于蓝最后一次离开北京出行就是2017年11月到广州参加中国国际儿童电影节。“那时她96岁了,她一知道要举办电影节就要去。其实那时她已经好几年没出北京了。但是这个电影节是她自己的孩子,她说一定要去。”

图为于蓝之子田新新在灵堂内整理物品。中新网记者 李骏 摄

“70岁还要与时俱进”

京台高速、京开高速拓宽、京秦高速、首都地区环线通州大兴段等建成通车,北京市域内国家高速公路网“断头路”清零;大兴机场配套新机场高速、新机场北线高速(中段)建成通车……“十三五”期间,北京高速公路新增里程186公里,总里程达1168公里。(记者 孙宏阳)

30分钟! 北京到唐山

“十一”期间,不少市民驾车体验了这条速度与颜值兼具的新高速。“第一次走京礼高速,路况很好,服务区设施赞,隧道超美。”市民邵女士一家节日期间去草原天路、崇礼度假小镇玩了一圈,让她印象深刻的是顶部涂装了蓝天白云的隧道,虽然这条高速翻山越岭,但行驶在一条条隧道中却没有爬坡的感觉,如履平地。延崇高速北京段全线桥隧比约92%,比普通高速路一倍还多。

退休后,于蓝就住在儿童电影制片厂的宿舍。“在那里,她自己有一间小的会客室,其实就十来平米,但是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儿童电影人来拜访,请她看片子、看剧本、提意见。”侯克明说。

数据显示,截至7月14日中午12时,新加坡新增确诊病例347例,累计确诊46630例。根据卫生部初步统计,新增病例多数是住在宿舍的外籍劳工。

刚刚过去的“十一”假期,在京工作的杜先生携妻带子回张家口探亲,这次他选择了乘坐高铁。“从清河站上车,47分钟就到张家口站了,真的太快了,比开车堵在路上舒坦多了!”杜先生一家早上6点10分上车,吃早饭时已在张家口的家中。而在前些年,赶上节假日,他开车回去路上要走三四个小时。

20岁的托雷斯本赛季西甲出场33次,打进4球,助攻5次。

作为连接千年古都北京和未来“千年之城”雄安之间的高速铁路,京雄城际铁路北京西至大兴机场段去年9月26日正式开通,乘客从北京西站出发到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最快仅需28分钟。京雄城际全线通车后,从雄安新区出发,20多分钟即可抵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雄安新区能够与北京、天津形成半小时交通圈。

晚年的于蓝依旧关心电影,也依旧对生活充满希望。

于蓝,原名于佩文,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之一,曾获莫斯科国际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第27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终身成就奖。主演作品包括《翠岗红旗》《龙须沟》《林家铺子》《革命家庭》《烈火中永生》等。其中,她在《烈火中永生》塑造的“江姐”一角最为观众所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