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古巴人士认为美允许实施“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侵犯他国主权

综述:古巴人士认为美允许实施“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侵犯他国主权

新华社哈瓦那5月6日电综述:古巴人士认为美允许实施“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侵犯他国主权

1959年古巴革命后,美国政府对古巴采取敌视政策。1961年,美古断交。次年,美国对古巴实施经济、金融封锁和贸易禁运。2015年7月,两国正式恢复外交关系,但美国并没有全面解除对古巴的封锁。2017年特朗普政府上台后,美国再次收紧对古巴的政策。

——国企改革力度持续加大。去年以来,东北国企改革重招频出。如央企招商局集团整合大连港和营口港、民企沙钢入主东北特钢。近期,备受关注的沈阳机床集团重组落定,央企通用技术成第一大股东。辽宁省国资委主任李伟说,这几年全省国企改革办成了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形势面貌焕然一新。

此外,还有美国公民宣称自己或家族是古巴何塞·马蒂机场、古巴航空公司等的“合法”拥有者并表示将提起诉讼。

美国1996年通过“赫尔姆斯-伯顿法”。根据其第三条的相关内容,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后,一些美国公司和个人财产被古巴政府“没收”,美国公民可以在美国法院向使用这些财产的古巴实体以及与其有经贸往来的外国公司提起诉讼。这一度引起国际社会强烈反对。由于担心执行第三条的相关内容会严重影响美国与其他国家的关系,1996年以来,历任美国总统都动用总统权力冻结这一条款。

古巴商法协会会长鲁道夫·达瓦洛斯认为,“赫尔姆斯-伯顿法”与美国长期对古巴实施的封锁政策一样,企图强加域外效力,“不仅不公平,而且不合法”。

——开放意识强了、“朋友圈”大了。目前,东北形成了辽宁、黑龙江“一南一北”两大自贸区遥相呼应的开放新局面。“东北深度融入经济全球化大格局,开放的意识强了,在东北亚经济合作中的前沿、枢纽作用日益显现,构建了向北开放的新格局。”经济学家常修泽说。

——改善营商环境有效果。投资潮涌背后是营商环境之变。从“企业开办不超过3天”,到“建设工程审批不超过90个工作日”,从配备“项目管家”“企业秘书”,到整顿“新官不理旧账”,东北痛下决心改变营商环境。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路长青说:“办事不用求人、政府一诺千金,东北营商环境建设抓住了问题的牛鼻子。”

被搁置多年的“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5月2日正式生效,美国从即日起允许实施第三条的全部内容。古巴人士认为,美方此举违反国际法,是对他国主权的侵犯。

——改革主动性大大增强。辽宁省委改革办副主任李方喜说,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的这几年,倒逼着东北各项改革向深水区挺进。去年以来,辽宁大规模推进的县乡财政“分灶吃饭”、大力发展“飞地经济”、事业单位整合等重大改革,都是省委省政府主动作为的结果。

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前主席里卡多·阿拉尔孔强调,“赫尔姆斯-伯顿法”使古巴成为一个受外国法律管辖的国家,它凸显美国不尊重古巴的主权。

——投资正过山海关。去年以来,德国宝马、沙特阿美、恒大、京东、阿里等纷纷在东北投资新建或扩建大型项目。东北摘掉了“投资不过山海关”的帽子,正形成“投资正过山海关”的势头。

对美国允许实施“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的举动,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兼部长会议主席迪亚斯-卡内尔在社交媒体上连续发文说,“赫尔姆斯-伯顿法”企图从经济上扼杀古巴、侵犯第三国主权、摧毁古巴革命,但它“无法阻挡古巴人民的前进”。

古巴外长罗德里格斯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赫尔姆斯-伯顿法”违反国际法,它“不可执行,不具有法律价值或效力”。他强调,古巴将保护在该国经营的古巴和外国实体,任何在“赫尔姆斯-伯顿法”框架内提出的索赔都是无效的。

据报道,“赫尔姆斯-伯顿法”第三条生效后,已有一家美国邮轮公司在美国迈阿密被起诉,理由是该公司使用了1959年后被古巴政府征用的港口设施。古巴官方新闻网站“古巴辩论”指出,近年来乘坐邮轮访古的游客数量增长迅速,美国先拿邮轮产业“开刀”的做法不乏“象征意义”。

——发展方式由“粗”转“精”。政绩考核不唯GDP、不能为眼前利益而牺牲长远发展……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说,东北过去偏向于要素驱动,常有“速度焦虑”,如今增强“质量关切”,更加注重效益和区域平衡,倡导绿水青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发展方式正由粗放向精细和高质量转变。

——产业结构迈向多点支撑。“工业一柱擎天,结构单一”的“二人转”是东北经济的突出问题。近年来,东北一批新产业、新动能加速成长。今年前三季度,黑龙江、辽宁两省的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2.3%和25.0%,远高于工业增速。其中新能源汽车、机器人、卫星、新材料等产业表现抢眼,一批“小巨人”和“隐形冠军”企业悄然长大。

——民营企业不再“跑龙套”。国有经济曾在东北一家独大。今年前三季度,民间投资在辽宁省固定资产投资中三分天下有其二;今年8月,2019全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出炉,辽宁籍企业由去年的6家增加到11家。民营企业的“搞配套”“跑龙套”地位正在改变。

变化的东北让人们看到了新的希望。在经济领域,十个积极信号折射出这片沃土的旺盛活力与巨大潜力。

——解放思想奋起直追。一年多来,东北各地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广大干部对标先进找差距,深刻反思找出路,从骨子里认识到“不改革没有出路”“不创新没有未来”。中国一重、辽阳石化、东北特钢等大型企业通过改革起死回生。问及其中奥秘时,这些企业掌门人都说:解放思想是关键。

古巴国际法协会会长路易斯·索拉表示,“赫尔姆斯-伯顿法”是阻碍双边关系正常化发展的“主要障碍”,它违反了国际法中关于国家主权和自由贸易等内容的规定,是美国门罗主义“复活”的体现。

——经济开始恢复性增长。与前几年遭遇寒冬相比,东北经济已走出了最困难的阶段。虽然3省总体上仍存在分化态势,但作为东北经济半壁江山的辽宁,经济增速已连续7个季度保持在5%以上,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在逐渐缩小。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说,辽宁筑底企稳,将有力牵引整个东北经济进入恢复性增长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