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神童情结”成就骗子狂欢“全脑开发”暑期再现

“你的孩子与天才的距离,只差一套潜能开发方案!”

“只需两天时间,就能获得‘超感知力’。”

乍听之下,谢冰莹透露给记者当时的稿费标准——每千字最高4000元,感觉并不算太低,须知,这一稿费标准的结算货币单位,是抗战后已经大幅贬值的法币,的确是相当低的。至于低到什么程度,不妨就直接翻阅刊发此次专访的《世界日报》,该报当时每天都设有“经济天地”栏目,专门报道每天的市价变化。

凭着幸运,谢冰莹在台儿庄战地上,侥幸“自愈”了盲肠炎。可后来,回到重庆割治时,又发现了肠梗阻的危险。还是凭着幸运,仍然“自愈”了。经历了盲肠炎与肠梗阻的两次奇迹般的“自愈”之后,谢冰莹一路艰险走来,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可新的问题也随之而来,战后复员的生活与家庭生计如何重新筹划,自己的写作生涯又如何规划等等,一系列近期与远期的个人问题,接踵而至,并不比一位抗战女兵的战地生活轻松多少,甚至还要更为复杂与艰难。

“新花木兰”一生作品频出

2008年之后,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南京青奥会等国际体育盛会相继来到中国,现代体育在东方古国焕发出新的魅力,也让世人感受到她的开放、文明与包容。

彼时,谢冰莹已育有三个子女,整个家庭的生活负担可想而知。报道中有很形象的描述,仅仅一小段话语,“新花木兰”此刻的生活压力便跃然纸上:

谢冰莹(1906—2000),原名谢鸣岗,字风宝,出生于湖南省新化县,1921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与谢婉莹(冰心)、苏雪林、冯沅君等五四时期崛起的女作家一道,跻身中国现代女作家行列。

收费一万九,两天变“神童”

更多家长尽管存有疑虑,但仍给孩子报了名。

体育关乎胜负,但又不仅仅只局限于狭隘的胜负之分。对于金牌,对于成绩,对于胜败,国人的见解日益深刻,对体育的认识也愈发回归本源。

关于写作,关于文学,谢冰莹曾经说过:“每一个时代,有每一个时代的作品,每一个时代的作品取材和思想,也必定和其他时代不同。尽管写作要靠天分,后天的努力也是不可少的。我觉得年轻作家应该多读点书,当然,无论那一位作家都是应该多看书的。我希望年轻人不要盲目的反抗传统,艺术没有新旧之分,只有好坏之别,它不像科学是日新月异的。文学的路子很多,最好不要有老作家、新作家之分。”

病中完成《一个女兵的自传》写作

相关专家表示,近年来,一些前沿科技经常被不良商家利用,成为圈钱工具,比如“量子项链”“量子面膜”“引力波鞋垫”等,都曾在网上热卖。

那个夏天,中国竞技体育走向了奥运金牌榜的巅峰:夺冠时的激情呐喊一次次通过转播镜头传向世界各地;五星红旗一次次升起,义勇军进行曲一遍遍奏响。

2020年5月28日,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2022年冬奥会新建综合训练馆“冰坛”的外景。该场馆于27日竣工验收,成为今年首个竣工的冬奥会新建场馆。总建筑面积33220平方米的“冰坛”位于首都体育馆北侧,地上6层、地下1层、局部2层,主体建筑高30米,因从空中俯瞰呈冰壶的横剖面、从侧面看形似短道速滑的“冰痕”而得名。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对于这些前沿科技,公众的了解只停留在表面,甚至还有误解,这就给不良商家打着科学旗号干伪科学的事,提供了可乘之机。”张云波说,这也表明相关部门的科普工作还不到位,公众科学素养亟待提高。

家长态度不一,培训资质存疑

“道蒙开智”培训机构的方老师说,人的大脑有140亿到200亿神经元,其中右脑的信息储存能力、运转速度、深层记忆能力是左脑的100万倍,“但普通人右脑的使用率为3%到5%,所以每个孩子都具备成为天才的潜力。”

通过潜能开发,孩子就能蒙眼识字和辨色,这背后有科学依据吗?

仅从以上作品来考察,其内容大部分均来源于谢冰莹的战地生活,属于报告文学与非虚构文学的范畴。从北伐到抗战,作为一名经历了近二十年军旅生涯的女兵,谢冰莹笔下带有自传性质的、真切真实的战地生活与时代风貌,受到同时代读者及各界人士的关注。

北京奥运会为中国体育的发展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申奥成功的喜悦至今记忆犹新,而北京与奥林匹克的缘分也在继续。2015年7月31日,北京成功获得2022年冬奥会举办权。时隔14年后,我们站在了全新的起点上。这是一段崭新的旅程,我们也将创造出另一段光辉的岁月。

近年来,“全脑开发”培训机构迅速扩张,从东南沿海进入到中西部省份,从大城市深入到小县城。

“道蒙开智”培训教师向记者出示了由“中国全脑开发教育研究院”颁发的证书。记者在民政部中国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平台和天眼查系统上,均未查到相关注册信息。

在此前一次采访中,记者看到,工作人员会对前来咨询的孩子进行脑电波测试。“图表显示孩子脑能量不足,不够支撑一天的学习。此外她的学习能力较低,注意力也不够集中,应付初高中的课程会比较吃力。”在对一位从外地赶来的孩子进行测试后,工作人员对孩子家长说。还有不少孩子被诊断出“脾胃不好”“呼吸道炎症”“近期睡眠不足”等各种问题。

“让你的孩子实现‘蒙眼识字’‘闪电阅读’‘过目不忘’。”

“这不是在骗人。这是我们通过音乐、冥想、沟通引导等方式,激发孩子右脑所取得的成果。”郝女士说,“今天您送来一个宝贝,明天我们还您一个天才。”

姚明、刘翔、李娜、朱婷……一张张中国体育名片,代表中华体育精神的传承,也向世界传播着中国体育的正能量。我们在赛场上比拼的,绝不仅仅是输赢,而是一种不论成功与否,都会全力以赴的“亮剑精神”。

1927年军政学校女生队解散,先后入上海艺大、北平女师大学习。从北平女师大毕业后,谢冰莹用几部书的稿酬作学资,于1931年赴日本留学。但几经周折,竟在日本被捕入狱,不但求学未果,还饱受酷刑摧残;后经柳亚子等友人营救,方才脱身回国。七七事变爆发之后,她毅然投入抗战洪流,她自行组织战地妇女服务团,自任团长开往前线。此刻,她再一次从军,为抗战而从军。

还有创办者出示了由“全国科技人才培养工程学前教育工作委员会”颁发的证书,以证明持证人具有高级全脑潜能开发师资格。记者同样未查询到这一颁证机构的有效注册信息。

特别是伴随着北京奥运的洗礼,全民健身理念更加深入人心。各类“平民赛事”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一座座足球场从无到有,拔地而起;公园里、健身房到每个人的朋友圈里,参与体育运动的人们与日俱增。越来越多的人们从观众成为了参与者,享受着体育带来的健康、活力与成就感。

记者在山西多地走访发现,此类机构遍地开花。仅“道蒙开智”,就在山西运城、临汾、长治等地设有分校,河北保定、四川成都、海南海口也有它的分支机构。

南社元老柳亚子早在1931年所作《新文坛杂咏》组诗中,就专门为谢冰莹作了一首诗,诗云:“谢家弱女胜奇男,一记从军胆气寒。谁遣寰中棋局换,哀时庾信满江南。”1933年还曾为其题词“浪淘沙”一首,词曰:“绝技擅红妆,短笔长枪,文儒武侠一身当。青史人才都碌碌,伏蔡秦梁。旧梦断湖湘,折翅难翔;中原依旧战争场!雌伏雄飞应有日,莫温漫悲凉。”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之后,谢冰莹接待了众多赴抗战前线访问的作家与学者,黄炎培、田汉等均赋诗相赠,表达了对这位“新花木兰”的由衷赞佩与敬意。

直到治疗完毕,回到长沙,谢冰莹听到卢沟桥事变的消息,她思前想后,想到她这一身病痛完全是由日本人所赐,便下了牺牲一切赴前线抗敌的决心。就这样,一位曾经从军痛击军阀、祈望国家统一的北伐女兵,跟随着时代的步伐,又化身为奋起还击侵略、维护国家主权的抗战女兵。

报道的结尾是这样的:

据载,1945年8月11日当天,一枚银元可兑换法币1100元,美钞一元可兑换法币2490元;白面每斤420元,大米每斤740元。由此可见,4000元法币在当时仅可兑换3枚银元,可购白面10斤左右,大米则只能购买5斤左右。如此之低的稿费标准,要抚育三个孩子实在是相当困难的;难怪谢冰莹四处奔忙,从武汉飞赴北平,再转赴东北,为搜集沦陷区新文学资料,以备撰稿谋生。

这家培训机构从6月4日起恢复线下培训,暑期更有不少家长前来咨询。

谈到她个人的战地生活,她总是自称老兵。关于捉汉奸、审俘虏,在泥潭里跋涉,草地里避敌机,炮灰中写《从军日记》,无不觉得津津有味,兴致勃勃。

以备战北京冬奥会为契机,中国正在为世界冰雪运动的发展贡献着一己之力。伴随着“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口号,曾几何时被视为“贵族运动”的冰雪运动,乘着北京成功申办冬奥的东风,飞入越来越多的寻常百姓家。

“只要是物体就会散发波,也就是能量。基于这一理论,孩子通过‘超感知力’培训,就能接收到物体发出的能量,从而可以轻易做到‘蒙眼辨色’‘蒙眼认字’。”一位“全脑开发”培训机构负责人这样说。

如果说在前线的抗战生活,主要内容就是与敌军和病魔的殊死较量,而抗战胜利之后的家庭生活,主要内容则是为养家糊口的生计问题全力以赴。当然,从女战士、女作家到家庭妇女的角色转变,谢冰莹仍以一贯乐观自信的人生态度,去坦然面对,并竭尽全力。

据记者了解,来上海第一天,谢冰莹除已见到过何香凝、郭沫若、柳亚子、沈钧儒、沈兹九等外,还参观了国际第一难民收容所,当众报告了战场前线一天的艰难生活。从她的报告中,大家知道,前线的汉奸问题、救护问题依然很严重。她希望后方能不断地组织并训练有担架、侦缉、宣传技能的男女同志,上前线去。

次日,1937年10月4日的上海《立报》,就这样把一个女兵的抗战生活,通过记者专访报道的形式,大张旗鼓地展示了出来。这一份80年前旧报纸的字里行间,无一不流露着一位抗战女兵的乐观与自信,仅此一点,恐怕也足以令当时那些听着唱片机、穿着高跟鞋,还在为生计与社交绞尽脑汁的上海太太小姐们惊愕不已。

针对学生近视问题,这一机构还推出“视力回源”课程,声称依靠大脑强大的自我疗愈潜能,不打针、不吃药、不针灸、不手术,就能使近视得到改善,且当天就可以见成效。

至于前线战事如此紧张的情况下,此行上海,究竟有什么目的与任务,谢冰莹也交待得非常清楚。她说此次来上海,“是军部派她来和各救亡团体接洽前线所需要的书报、慰劳品、救伤药品等,并且为该团团员制棉大衣、换洗衣服等”。

记者了解到,该机构的创始人是一位被称为“方老师”的男士。这位方老师说:“我们开设机构的十年时间里,培养了成千上万的孩子,在全国拥有加盟合作机构53家。”

监管盲区待填补,“神童情结”需摒弃

要实现这一“奇迹”,郝女士称只需培训两天,但收费却高达19800元。“我们的价格已经比疫情前减少了1万元。”郝女士说,受疫情影响,他们还开设了线上课程,30课时收费15800元。“论效果,肯定是面授课好。”

作为我国现代报告文学的开拓者,谢冰莹继1936年出版《一个女兵的自传》之后,又于1945年抗战胜利后写成《女兵自传》中卷,并以《女兵十年》为书名出版;林语堂的两个女儿还将其译成英文,由林语堂亲自校正并作序,在美国的John Day公司出版,译名为《Girl Rebel》。其余作品,有的也相继被译成英、日、法、德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国均有出版。

《一个女兵的自传》这一作品,来源于谢冰莹的真实生活,作者出色地运用细节描写与心理刻画的手法,将一位追求“思想解放”与“生活独立”的女性,活生生地带到了读者面前。因此一经面世,便风靡一时,吸引了众多同时代青年读者,反响十分热烈。

谢冰莹首次从军,始于1926年冬考入武汉中央军事政治学校(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经过短期训练,便开往北伐前线参战。其《从军日记》就是在战地写成的,发表于《中央日报》副刊。

宣传资料显示,该机构创立于2010年,是国内第一批青少年脑潜能开发与培训的机构之一,率先引进马来西亚先进的ESP超感知全脑平衡潜能开发体系,提供的课程主要有潜能开发、过目不忘、量子波动速读、闪电扫描、超级记忆、超脑速算等。其中,最核心的是潜能开发。

1949年之后,谢冰莹在台湾任教,后又迁至美国旧金山以度晚年。2000年1月5日,谢冰莹在异国他乡溘然长逝,享年93岁。一段“新花木兰”的传奇,就此悄然落幕;但关于她的从军故事,关于她的抗战生活,还将长久流传下去,还将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物理学家和医学专家并不认同这样的观点。

至于谈到谢冰莹一直擅长也很有成就的写作事业,她慨叹着说:“我那里有工夫,要编稿子,要写东西,还要在家里洗衣服、做饭,给小孩缝缝补补。不写东西,不能生活……”记者听到这样的话语,一开始不大相信。后来又听到谢冰莹为之解释说:“现在在汉口写稿子,每千字,多者不过四千元。这点点钱,要怎样写,才能生活?”记者在报道中就为之明确表示,“听了心里一阵辛酸,不知想要向她说句什么话。”

为“新花木兰”先北伐又抗战的从军义举所感动,上海《立报》与北平《世界日报》对其曾各有一次专访。第一次是在1937年10月,七七事变爆发之后不久,第二次是在1946年8月,抗战胜利之后不久,话题当然都离不开“新花木兰”的抗战生活。

冰雪梦、冬奥梦、奥运梦、体育梦……一个又一个的梦想,一同融入中国梦的时代洪流中。北京冬奥,正在迈着坚实的步伐向我们走来。尽管2020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于全世界都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但坎坷永远不会压垮中华民族的脊梁,只能将我们锻造得更加坚强。

2019年12月8日,北京首钢滑雪大跳台造雪。首钢滑雪大跳台是北京冬奥会跳台滑雪项目的比赛场馆,也是北京赛区唯一一处雪上项目比赛场地。12月10日至14日,2019沸雪北京国际雪联单板及自由式滑雪大跳台世界杯赛将在此举办。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与其他女作家相比,她的人生历程显得尤其特别,与中国现代军事的联系最为紧密,她是中国现代军事意义上的第一位女兵,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兵作家,堪称能文能武的“新花木兰”。

1946年8月11日、12日,北平《世界日报》在头版显要位置,连载题为“谢冰莹谈抗战生活”专访报道。报道首先提及了谢冰莹在台儿庄战役期间,两次身患“险症”而最终脱险的惊险历程。

记者了解到,有些孩子专程从外地赶来太原学习,不少孩子的家庭并不富裕,父母省吃俭用,盼着通过潜能开发,让孩子在学习上更优秀。

当2008名演员击缶而歌,吟诵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当由焰火组成的巨大脚印化作漫天繁星飘落,聚拢成闪闪发光的梦幻五环;当《歌唱祖国》的旋律响彻鸟巢上空,56个身着各民族服装的儿童簇拥着国旗缓缓走来……中国人百年的光荣与梦想,最终汇聚成现实:奥运会,终于来到了中国,来到了北京。

这类机构的收费多在万元以上,有的只设有“全脑开发”课程,有的则在文化课培训基础上,加入“全脑开发”内容,有的则是借“全脑开发”之名,进行记忆力、专注力的培训。

“目前的自然科学研究表明,眼睛之外的身体部位,是无法看到事物的。”山西医科大学生理学教授张策告诉记者。

在这将近7000个日日夜夜里,中华大地的发展日新月异。每一天,都有深刻的变化悄无声息地融进时光里,一点一滴构建出十几亿中国人民的新生活;而北京奥运,则成为21世纪所有中国人的共同历史记忆和情感纽带之一。

记者在山西多地采访发现,一种打着“全脑开发”旗号的培训班,陆续在暑假来临前后恢复营业。培训方声称,其课程基于量子力学理论,能让孩子“蒙眼识字、过目不忘”。因此,尽管收费动辄上万,这类培训班仍受到众多家长追捧。

民办教育促进法规定,教育行政部门负责审批从事文化教育的民办学校。但教育部门基层工作人员对“全脑开发”培训是否应该由自己监管,存在不同看法。如“道蒙开智”所在的太原市迎泽区,当地教育局认为,该机构从事的并非文化课培训,不应由教育部门监管。

谢冰心,即现代著名诗人、作家、翻译家、儿童文学家冰心,她是福建福州人,原名为谢婉莹,笔名为冰心。而另一位谢冰莹,无论是与“谢冰心”还是“谢婉莹”之名,都只有一字之差,不十分熟悉其人其事迹者,容易混淆不明。

从2008到2020,中国体育也随着北京奥运会的成功举办,驶入了快车道。

2000年1月5日,新世纪的钟声刚刚敲响,继谢冰心、萧乾、苏雪林等文坛名宿相继辞世后,蜚声文坛的“新花木兰”谢冰莹女士,在美国旧金山溘然长逝,享年93岁。人们按照她生前“如果我不幸地死在美国,就要火化,然后把骨灰撒在金门大桥下,让太平洋的海水把我飘回去”的遗嘱,将其骨灰撒入江海,终于圆了一位“女兵”的还乡之梦。

从刘翔退出北京奥运会时铺天盖地的批评,到傅园慧里约奥运夺铜后的祝福;从北京奥运会时对郎平的不解,到里约奥运女排夺冠后,球迷亲切称她为“郎妈”;从对奖牌、金牌数量的看重,到对运动员本身的关注……

“全脑开发”真有那么神奇吗?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昨天下午五时,她回前线了,当她和记者握别时,只兴奋而简单地说了几声:“战地见!”

经过北京奥运的洗礼,不仅仅“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深入人心。还是在那个夏天,世界刷新了对这个东方国度和她的人民的认识——热诚、友善、团结、向上。中国人不仅仅是勤劳勇敢的炎黄子孙,更是阳光自信的世界大家庭成员。

为了打消家长的疑虑,郝女士请来一位曾经的学员“现身说法”。这位马上要升入小学6年级的女孩,将不同花色的扑克牌放在一个黑色的套袖中,只见她闭上眼睛,用手在里面摸索着,不一会儿抽出一张牌,并准确说出了花色。

据调查,“全脑开发”培训机构之所以能迅速扩张,原因就在于其收益颇丰,举办门槛又比较低。

“还报什么课外补习班,这个才能学到真本事!”记者加入一个“全脑开发”家长群后,发现有的家长对这套理论深信不疑,他们每天督促孩子打卡,将练习蒙眼辨色、倒背古诗等视频发到群里,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则会进行回复和鼓励。

“摸到红色的卡片感觉热热的,蓝色的比较凉爽,绿色的感觉清新。”刘女士12岁的女儿并不能清楚描述老师是如何教的,但却说自己喜欢上这个课,“觉得好玩,比平时上的课外辅导班都好玩。”

在疫情之前,记者就曾多次来这家培训机构采访。尽管接待人员不同,但说辞基本相同,并且每次都有学员“现身说法”。有的学员能够通过手摸,“感知”到来访者的身份证信息;有的学员说,经过培训后,自己像是开了“天眼”,能“感知”到很多东西,“比如在考试中,能‘感知’到选择题的正确答案在发出亮光,这种能力可以帮助我取得好成绩。”

经过八年艰苦卓绝的全民族统一抗战,中国终于将侵略者彻底击败,在浴血奋战中终获胜利。继上海专访九年之后,“新花木兰”随军凯旋之际,北平《世界日报》的记者再次拿起小本,追随而来,还是要她忆述一个女兵的抗战生活。

对此,张云波等人建议,应从国家层面建立具有影响力的科普平台,用浅显易懂的方式,向公众介绍相关科学理论。另外,还应调动专业人士积极性,利用节假日,在图书馆、科技馆等公共场合举办专题系列讲座,让社会上的伪科学无处藏身。

“现代分子神经科学和脑功能的研究,虽然取得了大的进展,但并没有开发出革命性的教育途径,更没有缔造神童的能力”,浙江大学神经科学研究中心教授康利军告诉记者,有些机构宣称的“超感知力”,国内外都没有相应的科学理论支撑,也不符合人类感知原理,更没有确切的实验证据能够证明。

山西大学理论物理研究所张云波教授说,微观世界需要一套新的理论来描述,这就是二十世纪初发展起来的量子力学。波函数是量子力学中描写微观系统状态的函数。这里的波和能量没有直接关系。

冬奥脚步临近,筹办工作正在稳步推进:曾经浓烟滚滚、钢水横流的首钢园区摇身一变,成为冬奥组委会的办公区;现代时尚的冰上场馆与曾经炼钢的高炉遥相呼应。工业遗存和现代元素在这里完美融合,旧貌换新颜的首钢园正在书写着奥运推动城市发展的生动答卷。

太原市另一家名为“启能开智”的培训机构,在今年4月就恢复了培训。该机构提供的课程与“道蒙开智”类似,有些课程甚至介绍都雷同。原来,这一机构创办者是一名家长,她的孩子曾在“道蒙开智”参加过“全脑开发”培训。

从体育大国到体育强国

对于当年的女性读者,谢冰莹接下来的讲述,恐怕更能打动她们的内心。谢冰莹称,湖南妇女战地服务团的成立,是她本着只有抗战才是中华民族解放的唯一出路,只有参加这样的抗战,中国妇女才能得到解放这一信念而发动的。她说:“北伐后,妇女的活动被到厨房去的口号封锁过,以致妇运会曾一度消沉,但是今后的妇女要从家庭中打出一条血路来,这便要看妇女们是否能到前线去,和武装同志共同抗敌了。”

近日,记者前往太原市一家“全脑开发”培训机构采访。在“道蒙开智全脑潜能开发”几个不起眼小字的指示下,记者爬上黑暗拥挤的楼梯,来到了该机构的一家教学点。

科学的盛宴还是骗子的狂欢

机构负责人郝女士介绍,潜能开发就是要开发孩子的“超感知力”。“孩子的超感知力是存在的,需要大脑极度专注时,才能激发出来。经过开发的孩子,能做到蒙住眼睛,通过用手摸、耳朵听、鼻子闻,就能感知到颜色、汉字等。”

其中,上海《立报》的专访,约1500字,配发了一幅谢冰莹着军装执旗帜的照片,图文并茂地为读者勾勒了一幅“新花木兰”的人格肖像。报道中提及,虽然她从日本侥幸脱险,保全了性命,可因为在狱中受刑过重,身心备受摧残,脑部也发生了病变,健康状况不容乐观。归国后,谢冰莹坚持在广西南宁中学教书,还主编《南宁妇女周刊》,终因病体不支,不得不回湖南去休养。1936年,她在湖南休养期间,仍勉力完成了《湖南的风土》《一个女兵的自传》两部书稿的写作。因为写作的辛苦,再加上四月间丧母的刺激,她神经日渐衰弱,还患上了胃病、鼻炎、心脏病,这使她在暑假的时候,不得不到南岳肺痨病疗养院治疗了一月。

“她这次由汉口来平,是早晨六点半上飞机。她的三个孩子,有两个还在睡着,一个在床上坐着,孩子不知道她要离开些天。她说:假若知道,不定要怎样麻烦,不让她来。”

那个夏天,所有人都不会忘记,中国男篮与“美国梦八队”之间的殊死搏斗;不会忘记林丹经历雅典奥运“一轮游”后,最终在家门口击败劲敌李宗伟,夺得冠军的振奋时刻;不会忘记中国女排败给郎平率领的美国队之后,姑娘们留下的苦涩泪水……

尽管培训内容真伪难辨,但由于所属监管部门不明确,对此类机构的监管一直存在困难。

“听培训机构的老师介绍,超过12岁效果就不好了。当时孩子年龄快到了,想赶紧给她开发一下,省得将来后悔。”两年前,太原市民刘女士就给女儿报了29800元的潜能开发课。她告诉记者,女儿刚开始培训时还有效果,有时候也能摸准颜色,但后来就不行了。

早在上世纪1908年,中国体育先驱者立下“有朝一日,在中国举办奥运会”的心愿。不知是偶然的巧合,还是时间老人特意的安排——那一年,距离2008年整整100年。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通往体育强国的路上,中国,一直在努力。(作者 邢蕊)

在被问到对学习有没有帮助时,刘女士女儿却回答“我也说不好”。

原来,因文笔出众又善于沟通,台儿庄战役之际,李宗仁曾请谢冰莹暂时出任随军记者。可就在此时,因盲肠炎发作,不得不卧病在床了。当时战地没有手术设备,不能医治。就连战地医生也只是说:“只有看着你死。”谢冰莹回忆称,当时“她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动也不敢动。连喝牛乳,都要用管子送到嘴里。那时她心里难过万分。那知养了一个来月,竟全好了。”

也有家长在试听后表示怀疑,“本来想了解一下课程,考虑要不要趁着暑假给孩子报名”,在太原某大学任教的李女士说,“但工作人员宣传得太夸张了,而且也不保证能提升学习成绩,现在不准备报名了。”

新华网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旅游消费升级,游客对旅游目的地、景区景点和旅游企业的建议也越来越多,为此新华网开通旅游目的地留言板,及时适应了市场及消费需求的变化。下一步,新华网还将着力推广旅游目的地留言板并对其迭代升级,搭建旅游目的地、景区景点、旅游企业与游客的互动平台,以科技创新的力量推动“留言板”更加完善,以智慧旅游的新尝试助力我国旅游产业高质量发展,不断提升游客满意度,改善旅游服务和消费环境。

据不完全统计,谢冰莹一生出版的小说、散文、游记、书信等著作达80余种、近400部、2000多万字。仅抗战期间完成的作品就有《从军日记》《在火线上》《军中随笔》《第五战区巡礼》《梅子姑娘》《冰莹抗战文选集》《姊妹》(短篇小说集)、《写给青年作家的信》(写作指导)、《在日本狱中》等。

还有不少培训机构是家长体验到“神奇”效果后,继而参与创办的。这些机构普遍存在证照不全的问题,创办者和培训教师所持的资质证书更是五花八门。

该机构另外一位老师则表示,12周岁以前的孩子,可以保证通过一到两天的集中培训,当即具备“蒙眼辨色”的超感知能力,否则全额退款,“但我无法保证一次培训在学习上的具体效果。想提高成绩,还需要家长长期、耐心的配合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