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蝗灾或将卷土重来!联合国粮农组织形势严峻

每经记者 谢陶    每经编辑 郑直     

当地时间1月31日,受蝗灾影响,巴基斯坦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

未来影响:蝗灾或将卷土重来

当前的蝗灾始于红海附近地区,初期在东非的肯尼亚、索马里、埃塞俄比亚等国扩散。当地政府曾宣称:“如此大规模的蝗灾25年一遇。”后来蝗群进入南亚地区,威胁到印度和巴基斯坦。

《科学》杂志2004年的一篇论文就指出:“蝗虫从独居到群居的转变,始于它们相互吸引而聚集在一起,发现并嗅到对方发出的气味,或者用后肢彼此触碰。这种触碰形成身体当中的生理刺激,并激发蝗虫大脑神经中的5-羟色胺化学物质,这是一种能产生愉悦情绪的信使,造成蝗虫习性改变,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在谈到此次蝗灾最初的起因时,联合国联农组织罗马总部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去年下半年,印度洋气旋异常,给阿拉伯半岛和东非沿岸带来飓风和大雨,令这一干旱地区的土地湿润起来,沙漠蝗得以迅速繁殖。”

此次高三年级开学,几乎每所学校都配齐了“双室”,一间是(临时)健康观察室,遇到突发事件可以为师生提供必要的医疗服务;还有一间是心理咨询室,方便帮助学生快速适应校园生活,帮助师生做好心理“按摩”。

2月17日,西非、东非和南亚20多个国家受到蝗灾影响,多国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目前,印度的蝗灾基本结束,蝗群仅在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少量聚集。然而,非洲和南亚地区的蝗灾威胁还远未解除。

联合国粮农组织非洲分部的顾问塞缪尔·K·奥乌苏向记者表示:“我们正在为受蝗灾影响的国家提供技术指导和金融援助,协调大规模的灭虫行动。为受影响的农民提供种子和工具。我们必须立即行动,因为这些国家即将迎来蝗灾下一步的暴发。”

在适当的干旱条件下,蝗虫大脑中的5-羟色胺被迅速刺激,许多独居、无害的沙漠蝗虫开始变成一群贪婪的、到处肆虐的害虫。

2019年底今年初,上千亿只沙漠蝗飞过红海,飞跃阿拉伯海,所到之处,遮天蔽日,农田作物满目疮痍。美联社报道称:“蝗虫群过往之处,玫瑰色的蝗虫把树干都染红了。”

目前,各校建立了完整的健康台账,对校园进行彻底清洁消毒,设置疫情防控场所。校园里,处处都增加了必要的提醒提示标语,班级黑板报、墙报以健康教育、疫情防控、生命教育为主要内容。同时,东城区要求统筹调配小学校医充实高三年级校医力量,加装学校洗手池。顺义区实行校园消毒专人负责制,严格对照区卫健委发布的配比标准,安全规范使用消毒用品。密云区新农村中学制定试开学学生闭环管理流程图,清晰明了,便于记忆执行。通州区运河中学在学校显眼的位置摆放快速手部消毒液使用办法以及洗手方法提示。

此外,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王正军、秦启联等人所写的一份科学报告也显示,人类活动与监测预警技术手段落后,是蝗灾一直蔓延的原因之一。譬如:近年来,土地利用作物种植结构的改变,人为增加了不少有利于蝗虫的发生条件(水、热、食物等)。同时超载放牧导致的草原退化和沙化,也为蝗虫的繁衍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去年12月底,沙漠蝗就陆续摧毁了索马里和埃塞俄比亚17.5万英亩的农田。据悉,1平方公里规模的蝗群一天的进食量相当于3.5万人一天的进食量。

蝗灾肆虐:多国损失惨重

暴发因素:气候影响 防治不力

当前印度蝗灾已基本结束,目前仅西部拉贾斯坦邦部分地区仍有少数蝗虫聚集。但印度政府也发布预警称,今年6月印度和巴基斯坦或将迎来更严重蝗灾。

在大规模蝗群出现的初期监控和防治不力,也是此次蝗灾不断加剧的重要原因。当1月中旬,蝗灾开始袭击巴基斯坦时,巴基斯坦费萨拉巴德农业大学助理教授拉苏尔就曾表示:“派飞机喷洒农药才是应对当前这种大规模蝗灾的最佳办法,但巴基斯坦的相关资源比较有限。”

“双室”齐备以防突发

联合国粮农组织罗马总部向记者透露:“如果雨水继续,防控不起效,不升级,沙漠蝗灾预计会在今年持续加剧。我们已经将蝗灾列为优先级最高的行动之一,派遣专家组,指导各国蝗虫的追踪防控。同时协调国际力量,调配杀虫剂、喷洒机、飞机及其他地面设备。”

事实上,气候因素是此次蝗灾大规模暴发的主因——先湿后干的条件很适合蝗虫繁殖和孵化。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此前在非盟峰会上表示:“影响非洲许多地区的蝗虫数量和规模是空前的,气候变化是加剧蝗虫危机的重要因素。”

“目前,校园人员准备、环境消毒、应急处置、物资储备、教育教学等各方面工作均已到位。”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说,“我们想跟同学们和广大家长说,开学,我们准备好了!同时,全市非毕业年级线上学科教学也都按计划推进。”

2月11日,联合国粮农组织向全球发出预警,希望全球高度戒备当前正在肆虐的蝗灾,防止被入侵国家出现粮食危机。

教职员工已上岗10天

6333个测温枪发放到校

目前,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统计,在吉布提、厄立特里亚、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和索马里,有超过1300万人正因蝗灾陷入严重的粮食不安全状况。

这轮蝗灾的主角沙漠蝗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具破坏性的迁徙性害虫。“飞行能力强”、“食量大”是沙漠蝗的标签。它们只有大约3个月的生命周期,在迁徙的过程中不断进食、产卵、死亡。

据了解,蝗群16日首次在乌干达出现,乌干达政府紧急召开会议,甚至动员军队用直升机协助喷洒农药以保护农作物。

一零一中将原本的多功能教室开辟成“库房”,各类防疫物资码放到位。该校老师介绍,已储备口罩3.5万余个、防护服200套、防护镜500个、医用手套500副、消毒液2000斤等,教学楼、办公楼、学生宿舍安装了手部消毒机。十二中一位老师介绍,开学后的防疫物资已经到位,可以保证授课老师每4小时更换一个口罩的需求。同时,学校还为学生准备了一些备用口罩。

门头沟教委有关负责人说,作为本市第一批返校的学生,高三年级学生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压力,为了让他们尽快实现心理“复位”,投入到正常的课堂学习中,该区很多学校都已经做好准备。比如北京八中永定实验学校设置了心理咨询室,配备专业教师,有序开展心理调适。同时,该校还给予家长培训和指导。北师大密云实验中学计划请心理教师为学生上开学第一课。北京一零一中教育集团总校校长陆云泉将在开学时,为每一位高三学生送上亲笔题写的“梦想车票”,坚定他们的信心和目标。北京十二中则邀请非毕业年级的同学们为高三的学长学姐送上了云端祝福。潞河中学、广渠门中学等很多学校最近给家长和学生写下了情真意切的信,有些学校干脆开启了“云游”校园的活动,让学生和家长亲眼看到学校的准备情况,并将入校后的流程等公示,给他们吃上一颗“定心丸”。

据了解,目前联合国粮农组织已经发起一项7600万美元的筹款计划,希望借助国际社会力量,帮助非洲之角地区抵御蝗虫侵袭,但目前只落实了2000万美元的筹款。同时还为各国提供了一项沙漠蝗信息服务,监测和预报其繁殖入侵的时间、地点和规模。一旦数值达到临界水平,就提醒采取紧急行动减少蝗虫数量,并防止更多的蝗群形成和扩散。

其实,各校老师已经提前到岗10天。据统计,本市高三年级已返校到岗专任教师6487人、中学后勤保障人员已返校到岗18043人。提前返岗期间,2.4万余名教职员工都经过了必要的防疫知识培训和考核。各校的全流程演练各有特色,但都讲究“细致入微”。二中演练过程中,洗手、课间上厕所等内容全覆盖;五十中的演练将“住宿生”的洗浴、自习、就寝等过程纳入演练。同时,首轮市级督查已经覆盖了全市16个区(含燕山),254所高中开学均经过数轮“大考”。100%的学校开学前的生活饮用水管理符合相关要求;99%以上的学校用水、用电、用气等各项后勤保障工作到位。学校食堂相关人员符合疫情防控健康标准要求。

当蝗群袭击印度西部广阔平原地区的时候,农作物受损严重。有印度专家担忧:“蝗灾袭击印度,预计粮食将减产30%-50%。”虽然,印度政府已经制订了总额超过12亿卢比(约合1.18亿元人民币)的救助计划,但远弥补不上蝗灾造成的损失。

联合国粮农组织罗马总部21日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表示:

乌干达农业部作物生产助理专员约翰·洛登戈科尔表示,更大的危险将发生在3月和4月,此时沙漠蝗虫产卵孵化,而这正是种植农作物的时候。

有效的监测和防控被认为是遏制蝗灾的主要手段。目前,印度蝗灾防控部门已着手防控准备,并计划使用直升机和无人机灭蝗。同时,印度和巴基斯坦也计划于6月再次召开蝗虫防治会议,共同商讨防灾策略。

“这一波蝗虫产下的卵正不断发育,形势依然严峻。估计在三四月份,埃塞俄比亚和肯尼亚等地会出现新的大规模的蝗群。”

市教委统计,在物资储备方面,254所学校现有应急备用口罩235.3万个,消毒液储备27.3万升,测温门258个,测温枪6333个,手套25.4万副,防护服4160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