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汽夏利祸不单行混改遭举报又逢“戴帽加星”深陷退市泥潭

和讯网讯 4月8日,一汽夏利(000927,股吧)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2019年一汽夏利实现营业收入约为4.29亿元,同比下滑61.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14.18亿元,同比暴跌4068.32%。从销量上来看,2019年一汽夏利销量为1186辆,同比减少93.69%;产量为4023辆,同比减少81.4%。一汽夏利去年销售多为库存车,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年底仅剩95辆库存车。据了解,一汽夏利2019年下半年整车生产停滞。

4月9日,一汽夏利停牌一天。4月10日复市后,一汽夏利“戴帽加星”变更为*ST夏利。4月14日,*ST夏利公布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000万元―14000万元,上年同期亏损1.99亿元。

潜逃的10多年里,郭某去过内蒙古、河南、河北、黑龙江、福建等省,以打零工为生。为逃避警方的抓捕,他每到一地,先熟悉住地周边的路况,然后努力学习当地的方言,以掩人耳目。郭某反侦查能力较强,经常思考在日常中遇到民警检查如何应付。

这已经不是一汽夏利第一次被“戴帽加星”。由于市场竞争加剧,车型陈旧,公司产销规模逐渐减小,经营困难,2013年、2014年一汽夏利连续两年亏损,深交所对公司实施了退市风险警示,股票简称改为“*ST夏利”。

一汽夏利表示,为尽快消除退市风险,其董事会决定采取多项措施。包括积极推进重大资产重组工作等。此前由于经营不佳,2019年,一汽夏利做出两个举措,一是混改,与博郡成立合资公司,利用现有的厂房、设备、部分人员和生产资质,从事汽车制造和销售业务;二是通过资产重组,将上市公司“壳”资源划转给中铁物晟。

逃亡到台州椒江后,郭某捡到了一张外貌、年纪和自己十分相像的身份证,他以此去打些杂工谋生,直到被抓。

由于怀疑一汽集团推进有关夏利与博郡合资的混改过程涉及国资流失问题,200余名一汽夏利员工向中纪委等有关部门提出举报。

2020年3月12日,一汽夏利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实施进展情况的公告》,公告显示在2月21日生态环境部已将企业环保信息进行了变更,天津一汽夏利企业名称变更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南京博郡CEO黄希鸣。

在历经了一个晚上的耐心蹲守后,一名可疑男子从远处向停车棚走来。郭某的外貌特征已深深印在民警的脑海里,见该人就是要找的命案逃犯郭某,抓捕组人员果断迅速出击,一举将嫌疑人抓获。

为了“保壳”,一汽夏利踏上了变卖家产之路,2015年,一汽夏利把内燃机制造分公司、产品研发中心卖掉,卖了29亿,成功保壳;2016年,又以25.6亿卖掉了手中的一汽丰田15%股份;还有剩下的15%股份,2018年底又作价29.23亿卖给了一汽股份。

警方讯问 天台公安供图 

目前,郭某已被移交山西警方押回审理。(完)

当天晚上,根据侦查线索,刑侦大队组织抓捕组人员赶往台州椒江,结合信息研判进行实地排摸,掌握郭某住址。在某小区内,抓捕组找到了郭某的电动车。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研究细致稳妥的抓捕方案,确保抓捕万无一失。

经查,现年45岁的郭某是山西省侯马市人。15年前春节过后的一天晚上,郭某和妻子因家庭琐事产生争吵,随后将妻子杀死,郭某连夜仓惶出逃。

民警采用新模式、新战法,运用大数据展开深度研判和分析比对。经研判分析,推断郭某可能从事的职业及活动区域。经在海量的数据中抽丝剥茧和循线追踪,民警锁定了郭某在台州椒江一带活动。